•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游戏竞技>>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35.挽歌.重任(中)
    分享到:

    35.挽歌.重任(中)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他现在就在北地的诺森德大陆,在恶魔们的操纵下,建立起了属于他的亡灵势力。”

        在暴风城午夜花园的一处宅邸里,能赶到此地的死亡领主们排排坐在椅子上,在他们面前,泰瑞昂正一脸平静的讲述着耐奥祖最近的故事。

        而在下方,那些坐在椅子上的领主们,无一不是瞪大了眼睛,或者露出了一副惊讶的面孔。

        这不怪他们,泰瑞昂和耐奥祖的局埋得太深了,深到任何一个有理智的死灵都不敢去想的地步。

        “那么现在他主动联系你,是不是就意味着...”

        大巫妖卡德加摩挲着下巴,轻声问到:

        “意味着,恶魔要来了?来到这里?来到艾泽拉斯?另外,它们的到来,和我们的出现有关系吗?”

        “恶魔迟早都会来,不管黯刃在不在,燃烧诸界的远征不会停止,最少在毁掉一切具有星魂存在的世界之前,它不会停止,艾泽拉斯确实特殊,但是在燃烧远征的征程中,它也不算太特殊。”

        泰瑞昂摊开双臂,看着下方死亡领主们各有不同的目光,他说:

        “根据耐奥祖冒险送来的消息,恶魔们的耐心已经用尽了,尤其是隐藏于扭曲虚空中的大恶魔,卡扎克在德拉诺世界的失败推动了军团的脚步,阿克蒙德无法接受耻辱的失败,他迫切的需要一场宏大的胜利来向黑暗泰坦证明自己。”

        “北地的军团先锋,耐奥祖麾下的亡灵天灾已经开始准备从北方入侵东部大陆,他们要得到能在艾泽拉斯直接打开跨越群星的传送门的重要材料,来直接撕裂空间壁,将阿克蒙德和他的燃烧大军放入这个世界,在传送门打开的时候,在阿克蒙德出现的时候,那就是我们的机会。”

        “哦...”

        露米娜斯发出了一声明悟的鼻音,她用手撑着下巴,轻声说:

        “所以你让我们的军团在阿拉希高地待命,是因为你知道,人类帝国即将面对从背后来袭的另一支亡灵军团,它们会帮我们摧毁人类最后的抵抗...等等,你漏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点,耐奥祖的亡灵天灾和我们,到底是不是站在一边的?”

        “露米的问题很重要,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这直接关系到战争的走势。”

        达纳斯.托尔贝恩是第一次参加死亡领主议会,他目光炯炯的看着泰瑞昂,沉声问到:

        “你会放任一群没底线,没规则的亡灵彻底毁掉北疆吗?”

        “嗯,这是个好问题。”

        泰瑞昂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随口说道:

        “面对恶魔的时候,我们毫无疑问是站在同一边的,但耐奥祖的心思我也猜不透,没准在我们合力干掉恶魔之后,双方就会立刻大打出手,敌人的敌人,不一定就是朋友,但不管这件事怎么发展,北疆的秩序在这一战之后必然分崩离析,这是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未来。”

        “那没什么说的了。”

        达纳斯站起身,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他看着泰瑞昂,蓝色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坚定:

        “把13个战团的指挥权全部交给我,6个月之内,我为你攻下整个北疆...与其看着人类被疯狂的恶魔和真正的不死怪物折磨的咽下最后一口气,还不如把他们的未来交给你。”

        托尔贝恩将军搓了搓手,他瞅了一眼泰瑞昂:

        “最少你还有一丝底线。”

        “别这么着急,达纳斯。”

        看着从慵懒变得主动的亡灵将军,泰瑞昂眼中闪过一丝玩味,他挥了挥手,示意达纳斯坐下来,他轻声说:

        “对于这件事,我有我自己的计划,而且已经在实施了,最重要的是,这将是人类帝国面对的最可怕的危机,三方攻势之下,我一直很好奇,这种极致的重压会促使什么样的未来滋生,如果他们熬过去了,就证明他们还有未来可言,如果他们熬不过去,那么我会给他们属于我的未来。”

        “人类必须自我抛弃一切弱点,开始纯粹的为生存而战,而这一战,也将决定人类帝国的结局。”

        “以及,你以为我们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

        泰瑞昂将目光放在了达纳斯身上,他加重了语气:

        “在德拉诺世界,面对燃烧军团的一支先锋,在占据绝对地形优势的情况下,黯刃骑士团还付出了三分之二下级亡灵,三分之一上级亡灵的战死才堪堪赢得了胜利,那一战对我们造成的影响到今天还没能完全恢复,你以为仅仅依靠我们和耐奥祖就能打赢恶魔倾巢而来的大军?”

        “别幼稚了!在这场即将开始的战争游戏里,你,我,耐奥祖,人类皇帝,都只是棋子,我们中的每一个都没有主宰游戏的资格和能力,为了那最后的胜利,我必须保存每一分有用的力量...至于人类,在他们即将覆灭的时候,我会帮他们的,但那个时候也那就证明,他们的帝国和文明并没有继续存在的资格。”

        “说的轻巧!那是连你们也畏惧的恶魔和另一支单纯以毁灭为目的的亡灵,它们可不会在意什么平民伤亡,不会自我束缚,它们会用尽一切方法扑灭眼前的反抗之火,以所有方式达到目的,以现在的人类帝国的实力来看,在这样的夹击中,他们根本赢不了!”

        达纳斯咬着牙反驳到:

        “你只是在坐视他们去死而已!”

        “那又怎么样?”

        这一次反驳达纳斯的并非泰瑞昂,而是坐在最前排的老牌死亡领主格洛库什,这兽人站起身,用一种冷漠的目光注视着达纳斯:

        “在灾难来临之时,每个人都应该用自己所有的力量反抗,以期待得到最后的救赎,就如同溺水之人,不懂自救的只会将救助者也一起拽入冰冷的深渊,达纳斯,你不是拯救者,搞清楚这一点,认清自己的身份,你是个亡灵,和我们一样,站在生者的对面,他们不想要,也不需要你多余的怜悯!”

        “如果他们连绝境自救都做不到,那我们为什么,又凭什么要伸出援助之手?在你眼里,难道黯刃来到这世界,是来行善的吗?”

        “但...但你们承诺过,你们想要建立的,是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达纳斯出离的愤怒,他高声喊到:

        “你!泰瑞昂,你向我描述过那个未来!”

        “我是承诺过。”

        泰瑞昂平静的说:

        “等到他们展现出自己的价值,等到他们在烈焰的熔炉里被锻成钢铁,我会帮他们的,但不是现在,新世界里不需要毫无意义的渣滓。”

        “你怎么帮?”

        达纳斯死盯着黯刃之王:“你想要说服我坐视曾经的兄弟坠入地狱,那你最好给我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我要看到你的行动!”

        “那你以为,在已经暴露的情况下,我为什么还要将十几万狼人布置在被三方包围的银松森林?”

        黯刃之王的声音也提高了几度:

        “你卓绝的军事才能都喂狗了吗?达纳斯,你看不清楚那些狼人是因为什么才被留在那里的吗?等到他们陷入绝境的时候,那些狼人会为他们争取到最后转移到黯刃防区的时间...前提是他们能撑到那个时候,而且愿意接受黯刃的新秩序。”

        达纳斯活动着嘴唇,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在其他领主淡漠的注视中,他就像是失去了所有力量一样,瘫坐在了椅子上,泰瑞昂将一切都安排的明明白白,他也很清楚为什么他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在人类文明即将被覆灭的那一刻,他们会在双重灾难的压迫下,真正看清楚黯刃所代表的意义,到那个时候,只要黯刃张开双臂,那些被逼的走投无路的生者就只能投入泰瑞昂的怀抱。

        这才是他真正的战略,对比...在真正纯粹的邪恶面前,黯刃所代表的残酷秩序,就是最完美的归宿。

        他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间,然后让残酷的现实逼迫人类做出最后的选择,最重要的是,那将是自愿的选择,而人类一旦选择了这条路,所有的反抗,所有他们所坚持的一切,都将沦为泡影,他们将成为泰瑞昂的新秩序的一员,而原本独立的人类文明,将得到真正意义上的毁灭。

        怪不得泰瑞昂对于攻略北疆这件事表现出的兴趣并不大,这个阴谋家,他肯定很早就知道这会发生的一切,而他一直,在等待着这件事的发生!

        但最悲惨的问题就在这里,哪怕达纳斯洞悉了一切,他却也不得不承认,在三方对比之下,如果人类帝国撑不过去,那么黯刃...也许真的是他们最后也是最完美的归宿。

        “往好处想想,我的将军。”

        泰瑞昂轻声说:

        “也许你怀念的人类帝国能撑过去呢?也许他们会突然顿悟,将一切内部的桎梏斩断,实现集体智慧的升华,每一个士兵都甘愿为帝国付出一切,而每一个平民都能咬着牙坚持到帝国胜利...他们将真正打破种族和文化的隔膜,真正实现所有意义上的大一统,将自我内在所有的力量都发挥出来。”

        “如果他们能做到这一切,也许,他们就还有希望...怎么?难道你自己也认为,你曾经的同胞做不到吗?”

        黯刃之王眼中闪过一丝讥讽的笑意,他拍了拍达纳斯的肩膀:

        “别这样...给他们一点信心,就如同我一样,时刻对他们充满“信心”。”

        “轰、轰、轰”

        亡灵的火炮在阿拉希高地,激流堡前方的堡垒前一字排开,用一种频繁到让人联想起迁徙鸟群的频率,将灼热的炮弹疯狂的扔进前方的堡垒里。

        在那些炮弹的爆炸轰鸣中,坚固的堡垒砖石疯狂的飞溅,就连坚韧的大地,也在这样的轰击下战栗不休。

        “这些亡灵根本不想占领这里!他们只想杀了我们!”

        士兵们躲在堡垒最深处窃窃私语,满脸的恐慌,在这样突然开战,而又弹如雨下的疯狂战场上,在天空彻底被死灵鸦人控制之后,激流堡的援军想要冲出来支援都做不到。

        “那些亡灵是疯了吗?”

        洛萨站在激流堡的城墙上,看着远方平原上彻底被炮火笼罩的防线堡垒,他的手指死死的扣着剑柄,在他身边,侥幸从蛮锤高地的失败里逃回性命的加瑟里斯元帅额头上还打着绷带,他用望远镜时刻观测着前方的动向。

        “这种炮击的频率,它们的炮弹很快就会用光的,还是说,这是一种新战术?”

        加瑟里斯低声问到,洛萨没有立刻回答,眼看着炮击的频率缓缓降低,而防线堡垒的城墙已经残酷不堪的情况下,后方的亡灵如黑色潮水一样涌动向前的景象,这位人类皇帝咬着牙说:

        “很显然,亡灵的指挥官对于要塞化的防御已经失去了耐心,他们要用这种方式告诉我们,城堡保护不了我们...现在,让骑兵冲出去,那段要塞保不住了,但最少要把我们的士兵带回来!”

        “是!”

        传令兵急匆匆的冲下城墙,片刻之后,激流堡的大门缓缓洞开,一支重骑兵驾驭着战马,从城堡的高坡下一路前冲,在亡灵们越过堡垒的同时,堡垒中坚守的战士们看到了援军到来,原本涣散的士气也得到了恢复,他们咬着牙开始了反击。

        一时间,在残破的堡垒要塞里,亡灵和人类守军几乎是一寸一寸的争夺着阵地,尤其是在死亡骑士们也加入战场之后,那种战斗的烈度顷刻间提升了起来。

        “亡灵的炮兵阵地正在挪移,他们又要开炮了!”

        “狮鹫骑士,升空,把那些炮台给我炸掉!”

        指挥官愤怒的声音在城墙上飘荡着,面对彻底被鸦人封锁的空域,在此时升空冒险去炸毁亡灵炮兵战线,无疑于送死的举动,但勇敢的蛮锤骑士们并没有抗拒命令,任谁都能看清楚此时战场的焦灼,一旦亡灵朝着双方交战的区域开火,人类的守军和援军必然会落入残忍的死亡陷阱中。

        而亡灵...那些没感情的家伙,又怎么会在意自己一方的误伤呢?

        “光!那边有光!”

        刚刚升空的狮鹫骑士还没有飞离城堡,他们的首领就指着后方亡灵战线高喊道,下一刻,站在城墙上的指挥官们也看到了那一缕飘荡的金色光芒,就像是黑色潮水后方突然涌动起的圣光波澜一般。

        “援军?不!不是!”

        洛萨瞪大了眼睛,在法师鹰眼术的加持下,他清晰的看到了一支突然出现的圣骑士部队,如同尖刀一样狠狠的刺入了亡灵战线的后方,在那些死人猝不及防之下,他们驾驭着战马掠过亡灵炮兵的战线,将一捆捆炼金炸弹扔进了那阵地里。

        而那个为首的,穿着古朴的银白色盔甲的圣骑士,那一头金发,和他挥剑砍杀的动作,都让洛萨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图拉扬!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章节( 35.挽歌.重任(中))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艾泽拉斯死亡轨迹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