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游戏竞技>>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18.死亡的馈赠【51/100】
    分享到:

    18.死亡的馈赠【51/100】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对卡兹拉克鸦巢的包围已经完成了,不过根据斥候汇报说,那些堕落鸦人的黑暗教团似乎正在召唤什么东西...”

        伊瑞尔的声音在精神链接中回荡着,远在阿兰卡峰林的她,正在向泰瑞昂汇报着前线战事,黯刃大领主此时位于奥金顿,他并非不想在前线发泄一些郁闷的心情,然而奥金顿此时正在进行的事情显然更重要。

        “召唤?”

        泰瑞昂的眉头皱了起来,他问到:“持续多久了?”

        “时间不明,但那个召唤仪式很血腥,据说鸦爪祭司们用了活祭,被它们抓住的数百名高阶鸦人都已经倒在了祭坛之下,散发出的血腥味让森林中的野兽都变得暴躁了起来。”

        伊瑞尔的声音中混杂着一丝不屑与嘲讽:

        “真是黑暗愚昧的种族!”

        “也就是说,那些鸦爪祭司们把最后的希望堵在了这一次诡异的召唤上?”

        泰瑞昂摩挲着下巴,他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那就随它们去吧,有你和萨鲁法尔在那里,不管它们召唤出什么,你们都能应付的来,而一旦被灌注了所有希望的底牌被撕碎,甚至都不需要我们的骑士冲锋,那些鸦人们自己就会崩溃...这是好事!”

        “好的,我们知道了!等待好消息吧,泰瑞昂先生!”

        伊瑞尔信心满满的许下了承诺,泰瑞昂点了点头,在通讯断绝之前,他又说了一句:

        “如果问题严重,及时通知我!”

        “遵命!”

        在通讯断开之后,泰瑞昂站在原地思索了片刻,然后在下级骑士的带领下,走入了奥金顿大墓地最深处的墓穴中。

        塞泰克大厅,这里原本是那些堕落鸦人在奥金顿的据点,那些扭曲黑暗的生物自称为黑暗教团,聚在这里谋划着一些危险的事情,在死亡骑士到来之后,它们还试图反抗,但很快就被肃清了,连同它们的首领,自称为“利爪之王”的祭司艾吉斯都被泰瑞昂亲手砍掉了脑袋。

        而时至今日,这座墓穴里还有很多鸦人留下的痕迹,一些代表着原始信仰的雕刻,镀金的神像以及华贵的祭祀品,都被此地的新主人保留了下来,另外说一句,鸦人文明在手工工艺品的制作水平上简直登峰造极,和德拉诺的德莱尼人意义为傲的宝石切割技巧几乎并驾齐驱。

        在泰瑞昂走过的黑暗通道中,在两侧的木架上,那些精美绝伦的镀金艺术品在晶石灯的照耀下闪耀着深邃的光芒,即便是对财物没有需求的死亡骑士,也不忍心就这么摧毁它们,这些器皿和神像,是一个崩溃文明最后的骄傲。

        而让人感觉到嘲讽的是,在目前的德拉诺,估计只有黯刃骑士们会刻意的保留鸦人的文明造物,就连那些鸦人本身,都已经遗忘了它们先祖的伟大文明,变得好勇斗狠,用残酷的信仰压迫同胞,它们就像是一群野兽一样,在文明崩溃后的愚昧废墟中爬行。

        而在塞泰克大厅的最深处,那宽阔的巨石大殿中,数百只晶石灯被镶嵌在顶部的砖石上,将这里照耀的如白昼一样明亮,而身穿法袍,带着精致的装饰品,头发雪白却精神矍铄的血法师正站在一个石台边缘,背对着入口,正在忙碌着。

        古怪的鲜血如蛇一样缠绕在他的十指上,在他眼前,摆放着一具高阶鸦人的尸体,还未被暗影的力量扭曲,羽毛鲜艳,身体匀称而消瘦,让这尸体看上去有种标本一样的美感,而在血法师周围,有几个德莱尼女性作为助手帮助他,那些女人时不时抬起头,双眼中都是一抹血红,这个场面看上去,多多少少有些渗人。

        “赛文,听说你给我带来了好消息!”

        泰瑞昂的声音在血法师身后响起,打断了赛文的忙碌,后者暂停了研究,挥手散去血液,从一边的水盆里拿起手帕,将带着细长指甲的手指清洗干净,只是顷刻间,那本净水就变成了血红色。

        血法师带着微笑挥了挥手,他的血仆助手们立刻恭敬的退出了大殿,赛文微微俯身,朝着黯刃大领主行礼,然后侧开身体,将身后的鸦人露了出来。

        “是的,泰瑞昂大人...幸不辱命!漫长的175天的研究之后,鸦人的死亡征召,完成了!”

        “哦?”

        泰瑞昂冰蓝色的眼睛里跳动起了摄人的光泽,他快步走到那石台的鸦人身边,看着那作为试验品存在的鸦人。

        “蓝色羽毛?”

        黯刃大领主回头看着血法师:

        “这个颜色在高阶鸦人的群体里很少见啊。”

        “这是因为这鸦人的身份与众不同,我的领主。”

        赛文伸出手指,动作优雅的将通灵法阵激活,同时对泰瑞昂说:“这可是位货真价实的公主...鸦人们的最后一位公主。”

        “公主?”

        泰瑞昂后退了一步,看着被紫色的通灵魔法笼罩的鸦人尸体,他回忆了片刻,轻声说:

        “太阳祭司们统治下的鸦人国度可没有“公主”这个称号,所以,这位蓝色羽毛的女士,是来自鸦人社会曾经还有国王的时代吗?据我所知,那已经是600年前的事情了...真难为你了,赛文,你居然找到了一具600年前的尸体。”

        “您的睿智一如往昔,这世界在您眼中没有秘密。”

        血法师浮夸的赞赏着,还做了一个绅士般的俯身致敬,这种谈话的风格让泰瑞昂皱了皱眉,虽然不愿意太过干涉下属的生活,但他还是“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少看点德莱尼人的歌剧吧,赛文,它很明显已经影响到了你的思维和生活方式。”

        “咳咳”

        血法师尴尬的轻咳了一声,很快转移了话题:

        “这不重要,大人,重要的是,蕾希公主的墓穴就在泰罗卡山谷的边缘,也就是伊瑞尔女士最先占领的地方,她被自己的父亲,鸦人末代利爪之王泰罗克亲自埋葬,还布置了特殊的魔法,让尸体百年不朽,而在逃亡的堕落鸦人不小心破坏了墓地之后,一个心眼耿直的下级骑士将这具破碎的尸体送到了我这里。”

        血法师耸了耸肩:

        “您不会想知道公主的尸体被送来时候的惨状的,四分五裂,连陪葬品都被那些野兽一样的同胞掠夺,简直毫无王室的尊严,不过我们都得感谢那个死心眼的下级骑士,他完美的遵守了您定下的要求,将所有的鸦人尸体都送到奥金顿...也正是因为蕾希公主的出现,让我找到了我们一直无法征召鸦人的原因!”

        泰瑞昂回头看了一眼,那蓝色鸦人的躯体上确实有重新缝合的痕迹,缝合线用的是昂贵的魔纹线,缝合技巧一流,缝合痕迹在末端还丧心病狂的组成了一个蝴蝶的形状,恩,看样子还是血法师亲自动手。

        这个细节让泰瑞昂看向赛文的目光越发诡异。

        成了萨莱茵的血法师重拾活力之后,完全放飞自我,在一条追求“艺术”的邪路上越行越远了,不过这也没关系...反正泰瑞昂的骑士团里已经充满了怪胎。

        “哦,蕾希公主的悲惨故事可以写成一幕完美的歌剧,每一次想起她的过去,我都忍不住会叹息...”

        赛文低声感慨了一句,然后又说到:

        “总之,在鸦人阴毒黑暗的权力斗争中被牺牲的蕾希公主是以高阶鸦人的形态死去的,但在她死去之前,那些太阳祭司们宣布她为流放者,她被施以流放者刑罚,属于太阳的“神性”被剥落了,而坠落于被诅咒的泰罗卡山谷的时候她就悲惨的死去,这让她也没有像其他鸦人流放者那样沾染上属于阴影的“神性”!”

        血法师摊开双臂,用一种怜悯的声音说:

        “蕾希公主的血液,也因这灾难而变得纯洁!”

        “等等!”

        泰瑞昂打断了赛文如颂诗一样的诵念,他揉着额头,问到:

        “神性?这种听上去就很强大的玩意,怎么会存在于鸦人的血脉里?”

        “强大?不不不,泰瑞昂大人,您对“神性”的理解稍有些问题!”

        血法师在遭受质疑的时候,板起了脸,一脸严肃的对泰瑞昂做了些“科普”:

        “荒野众神,那些在艾泽拉斯存在的诡异而强大的生命,您了解它们吗?”

        “恩”

        泰瑞昂点了点头,荒野众神指得是那些超越了凡人力量的野兽,大都存在于蛮荒的卡利姆多大陆,被德鲁伊们奉为神灵,它们是生命力的终极体现,每一个荒野众神的力量,都远超凡人的想象。

        “那我就拿它们举个例子,阿迦玛甘,在一万年前的上古之战里,这位野猪半神纵横于大陆之上,将入侵的恶魔们打的溃不成军,它的强大是我们目前无法理解的,但...作为野猪半神的眷族,继承了阿迦玛甘神性的野猪人,你认为它们强大吗?”

        血法师看着思索中的泰瑞昂,他低声说:

        “同样的道理,艾泽拉斯沿海中的很多乌龟身体里都有一丝属于乌龟半神托尔图拉的神性,它们强大吗?大人,神性就是血脉!是继承了造物者意志的一种体现,它并不代表强大,如果非要说,它的象征意义只是表明“祖先很厉害”,不代表着继承者也同样强大!”

        “而鸦人也是一样,在我们缴获的鸦人书典中,最初代的安哈尔祭司,也就是现在的太阳祭司的鼻祖们,它们记载着自己的历史,据说鸦人的起源于德拉诺世界的半神,太阳之灵鲁克玛,它创造鸦人是为了纪念曾经的伙伴,死在半神之战里的乌鸦之神安苏,所以我会说,高阶鸦人身体里的神性,也就是他们的血脉,来源于太阳之灵,它们也因此崇拜太阳!”

        这个解释很简洁,泰瑞昂点了点头,他回头看着在通灵法阵中开始颤抖的蕾希公主的躯体,他轻声说:

        “高阶鸦人的神性来自太阳之灵,那么堕落鸦人的神性,就来自于安苏?”

        “不!”

        赛文的脸颊上泛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鸦人历史记载,乌鸦之神安苏死在了和风蛇之神赛泰的战斗里,而恶毒的风蛇半神在临死前诅咒了这片大地,它堕落的鲜血洒满了整个泰罗卡山谷,也就是高阶鸦人流放囚犯的地方...明白了吗?大人,堕落鸦人的神性,来自于风蛇之神赛泰,准确的说,它们是被诅咒了...那也是为什么堕落鸦人可以操纵暗影力量的原因。”

        “我们之所以无法将鸦人从死亡中召回,就是因为这两种神性的作祟,它们身体里的血脉在阻止这一切,而我们只需要汲取那些微弱的“半神之血”,让它们如同蕾希公主一样“纯净”...”

        “唰”

        赛文的话还没说完,在石台上躺着的蓝色鸦人猛地睁开了双眼,在因残酷的政治斗争而死去600年之后,鸦人的末代公主重新“复活”。

        她如生前一样优雅的拍打着双翼,有些不太灵活的驾驭着风从石台上站起,蓝色的羽毛在空中飞舞,让体态优雅的她如同天空女王一样落在了地面上。

        她那双闪耀着幽蓝色光芒的双眼看着眼前的两个从未见过的人形生物,来自600年前的古老回忆在她完整的灵魂中一点点的恢复,在长达数分钟的沉默之后,这位鸦人公主的眼神变得黯淡下来。

        “我...我还是没能逃过死亡的噩梦吗?”

        “恭迎您的归来,公主殿下!”

        血法师后退一步,优雅的弯腰行礼,而泰瑞昂则上前一步,他看着茫然的蕾希,这个从600年前的时光中归来的亡灵,他低声说:

        “从今天开始,蕾希,你将成为黯刃的...利爪女王!”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章节( 18.死亡的馈赠【51/100】)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艾泽拉斯死亡轨迹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