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游戏竞技>>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27.合作愉快!【28/100】
    分享到:

    27.合作愉快!【28/100】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奥蕾莉亚!你擅自做了决定!”

        在会议结束之后,新成立的洛萨之子们就开始了准备,既然决定要进入黑暗之门,那么要准备的东西就太多了,另一方面,他们还需要等待专门为追回神器而组建的精锐军队,面对三万兽人,他们也不可能上演一出战地无双。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对洛萨之子的成立表示祝贺,在散会之后,一脸冰冷的洛瑟玛.塞隆就走入了奥蕾莉亚的帐篷里,他对游侠女士的自作主张非常不满意。

        “我知道你想见到泰瑞昂,但这太冒险了,人类的计划几乎没有成功的几率!”

        游侠领主沉声说:“我们是一个团体,追回泰瑞昂是我们所有人要承担的责任,而不是放任你一个人去冒险!”

        “我意已决!洛瑟玛,不需要再说了。”

        奥蕾莉亚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擦拭着萨斯多拉,她头也不回的说:

        “卡瑟尔会和我一起去,在我们离开之后,你务必要看好麦拉,黎明之刃家族的年轻人只剩下了他一个,说实话吧,以我对现在的泰瑞昂的了解,麦拉如果出现在他面前,会发生什么事,谁也无法预测。”

        奎尔萨拉斯的远征队是在凯尔萨斯王子的主持下建立起来的,这支远征队除了支援联盟的前线战事之外,还有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接触泰瑞昂.黎明之刃,如果还有可能,将他邀请回奎尔萨拉斯,说实话,这是银月城善意的表达,但作为远征队的指挥者,奥蕾莉亚对于这个任务是非常悲观的。

        她知道泰瑞昂已经性情大变,在出发之前,她也做出了最后最艰难的心理准备,但她打定主意的牺牲,不代表着她会目视其他人跟着她一起走入绝境。

        “听我说,奥蕾莉亚,你不需要冒险!”

        洛瑟玛苦劝到:“我们完全可以等待时间,时间是站在我们这边的,我们可以等到出现一个和平的时间点,再去接触泰瑞昂...”

        “那太晚了,黑暗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吞噬他仅剩的感情,一直等待下去,只会等到一个完全被黑暗笼罩的怪物。”

        奥蕾莉亚舒了口气:“你不需要再劝我了,洛萨玛,在我从奎尔萨拉斯出发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如果你失败了呢?如果泰瑞昂真的已经无可救药了呢?”

        洛瑟玛的声音提高了好几度:“你相当于自投罗网,在另一个世界里,我们甚至都没办法救你!”

        “如果我不能拯救他...”

        奥蕾莉亚伸手握住了脖子上的吊坠,她回头看了洛瑟玛一眼,眼中满是执拗和坚定:

        “我会去陪伴他...我不会让他孤单的一个人坠入无边的黑暗,这是我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你...你已经疯了。”

        ———————————

        地狱火半岛的环境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即便是德拉诺元素苏醒之后,这里地狱一样的观感也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一方面是邪能污染的程度太深,另一方面,只要黑暗之门还存在,这片大地就不会被从污染中解放出来。

        但它好歹比影月谷好多了,最少暗淡的天空中不会出现流星一样的坠落物,空气中也没有焦灼鼻息的邪能恶臭,大地虽然龟裂,但还算完整,也没有从地下涌动出的邪能岩浆,如果说影月谷是真正的地狱,那么地狱火半岛,就是地狱和人间交错的区域。

        部落的战士还留在黑暗之门的另一侧,他们从荆棘谷和黑石塔劫掠以及交易来的物资还放在那里,需要人看守,联盟的反攻也是需要警惕的,在耐奥祖做出进一步决定之前,黑暗之门会一直保持畅通,在必须的时候,兽人们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德拉诺。

        而负责看守黑暗之门以及为大门功能的古尔丹之颅的,是瓦洛克.萨鲁法尔。

        和当初奥格瑞姆信任他一样,新任大酋长耐奥祖也同样信任他。

        “保持警惕!出现任何问题,都要向我汇报!”

        瓦洛克背着战斧巡查着黑暗之门的布防,在大门另一侧,是他的哥哥布洛克斯在守卫,他的哥哥也在当初奥格瑞姆的溃败中逃得一命。

        “督军,有人要见你!”

        兽人的传令兵出现在了瓦洛克身边,后者点了点头,示意他将来客带过来,片刻之后,身材高大的格洛库什带着一位神色紧张的女性兽人,以及一个兽人小丫头走到了瓦洛克面前,后者看到那女兽人和小丫头的时候,面色就变得难看起来。

        “诺拉,还有索拉,你们应该待在纳格兰!”

        瓦洛克走上前,抱住了自己的妻子,以及自己哥哥的女儿,而萨鲁法尔的妻子诺拉则抓着自己丈夫的手臂,她在他耳边低声说:

        “是一个女性精灵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的,她告诉我们,你有危险。”

        “是你们的人!”

        瓦洛克听完之后,就怒视着眼前的格洛库什,他将妻子和侄女护在身后,手指握住了背后的武器,他低声咆哮到: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死亡骑士!我任何时候都会履行我的承诺,你们不需要用我的亲人来威胁我!”

        “瓦洛克,你不需要履行那个残忍的承诺了。”

        格洛库什沉声说:

        “我是来告诉你关于泰瑞昂和耐奥祖合作的真相,以及这个世界未来的命运,泰瑞昂需要你为他做一件事情,作为偿还曾经救命之恩的代价。”

        “我不信任你们!”

        瓦洛克放下了手指,他满是敌意的看着眼前的兽人死亡骑士,他说到:

        “休想让我背叛部落和大酋长!我宁愿去死!”

        “但你死了也要为他服务...那样更糟糕,为什么不听一听我想说什么呢?”

        格洛库什对兽人战士打了个眼色,后者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和侄女,唤来自己的卫兵保护她们,这才跟着死亡骑士走到了角落里。

        “泰瑞昂在欺骗耐奥祖,你们抢回来的神器救不了德拉诺!恶魔还是会来,而且一旦耐奥祖使用它们,恶魔立刻就会来!”

        格洛库什的第一句话让瓦洛克震惊的差点跳起来,他猛地回头看向地狱火堡垒的方向,就要冲出去。

        “我要去告诉大酋长!”

        “泰瑞昂已经去了...他在和你的大酋长摊牌,双方的合作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是敌对的战争!”

        格洛库什抓住了瓦洛克的手臂,他沉声说:

        “在你们去艾泽拉斯的这几天里,泰瑞昂在奥金顿唤起了数万死灵,正朝着地狱火半岛前进,相信我,真正打起来,就靠地狱火半岛这点士兵,你们绝对会输!”

        “他要斩尽杀绝?那个杂碎!”

        瓦洛克握紧了拳头,但下一刻,他就抬起头,看着格洛库什:

        “你也是他那边的,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你背叛他了?”

        “是他让我告诉你的,瓦洛克,兽人最后的希望就在艾泽拉斯,索性兽人的大部分战士都在那边,耐奥祖不值得依靠,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带着你的妻子,未出生的孩子以及你的侄女,带着尽可能多的人越过黑暗之门,而我们会在这里关闭它。”

        格洛库什看了一眼不远处矗立黑暗之门,他压低了声音:

        “没人让你背叛部落,想一想吧,我们完全可以强攻这里,一旦我们关闭黑暗之门,没有得到消息的部落士兵们会是什么反应,他们会乱作一团,甚至是自相残杀,而虎视眈眈的联盟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你当然可以忠于你的大酋长,和我在这里打一架,目视好不容易团结在一起的部落再次分裂,被另一个世界的联盟彻底消灭掉,也可以送去消息,让他们做好准备...在另一个世界里休养生息,好好活下去,你可以随意选择,萨鲁法尔,这是你的自由。”

        黑手放开了抓住瓦洛克手臂的手,他低声说:

        “耐奥祖救不了你们,只有你们自己能救自己!”

        “纳格兰还有我们的亲人,孩子...”

        萨鲁法尔艰难的说:“我不能就这么...不能就这么放弃他们!”

        “没人会伤害他们,泰瑞昂承诺过!”

        格洛库什做出了保证:

        “在我们清除了耐奥祖的最后势力之后,我会找机会把他们送去艾泽拉斯,我不是以格洛库什的身份做出保证,我以布莱克汉的身份向你保证!只要他们不反抗黯刃骑士团,没人会伤害他们!但耐奥祖随时有可能使用那东西,你最好快点做出决定!”

        “让我考虑一会...”

        瓦洛克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这个勇武无比的兽人勇士在这一刻承担的压力足以压垮任何人,他的目光在地狱火堡垒和黑暗之门之间来回跳动,最终,他站起身,看了一眼格洛库什,转身走向了军营。

        几分钟之后,守卫在黑暗之门的兽人士兵们都被聚集起了起来。

        萨鲁法尔站在高台上,大声喊到:

        “部落的勇士们!我们要去支援艾泽拉斯的同胞,现在,以最快的速度,跨越黑暗之门!”

        没人怀疑萨鲁法尔的命令,在督军们的带领下,兽人们快速冲入黑暗之门,而瓦洛克站在黑暗之门的边缘,抱着自己的妻子和侄女,他轻声说:

        “诺拉,记住我对你说的话吗?过去之后,找到格罗玛什和芬里斯...告诉他们...”

        萨鲁法尔抿了抿嘴,抱紧了自己的妻子和侄女,咬着牙说:

        “泰瑞昂胜利了这里会充斥亡灵,耐奥祖胜利了这里也不会变得更好...告诉他们,别再回来了!这里已经不是家了!”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未来可言了!让他们在艾泽拉斯带着同胞们好好活下去!”

        “瓦洛克,跟我们一起走吧!”

        萨鲁法尔的妻子哀求着,她将瓦洛克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她低声说:

        “想想德拉诺什,想想你的儿子,跟我们一起走吧,求你。”

        “放心吧,诺拉。”

        瓦洛克脸上露出了一丝艰难的笑容,他吻了吻自己的妻子,他说:

        “我会活下来的,我会去艾泽拉斯看你的,相信我!这是我的承诺...保护好我们的儿子,诺拉,让他好好成长,成为新部落的勇士,和他的父亲一样。”

        “再见了,我的挚爱!”

        说完,瓦洛克将自己的妻子推入了黑暗之门,他拍了拍侄女的脑袋,将一把短剑塞进她手里:

        “索拉,保护好你婶婶,见到你父亲,告诉他...他的兄弟没给他丢人!到至死的那一刻,我也不是个叛徒!”

        “瓦洛克叔叔,跟我一起...”

        “嗡”

        索拉稚嫩的喊声和妻子的悲鸣被黑暗之门的光幕阻挡,下一刻,在已经清空的军营中,血法师赛文和奥特姆一起操纵着魔力,将古尔丹之颅对黑暗之门的充能切断。

        伴随着墨绿色能量漩涡的反向转动,在不到2秒的时间里,那联通两个世界的大门彻底消散,在能量的光羽飘散之间,萨鲁法尔伸手擦了擦眼睛,他转过身,抽出了背后的战斧,在他眼前,黯刃骑士团的死亡骑士们正看着他。

        “瓦洛克,何必呢?”

        格洛库什灰色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沉重和悲伤,他看着独自一人留在黑暗之门前方的瓦洛克.萨鲁法尔,他低声说:

        “你本可以和你的家人一起生活,你本可以看着自己的儿子长大成人,泰瑞昂已经说过,你不需要再履行那个承诺...何必呢?”

        “我是瓦洛克.萨鲁法尔!布洛克斯的兄弟!”

        兽人督军双手握住了战斧,他咆哮到:

        “我可以为人民牺牲一切,但我不能允许自己背叛部落...背叛者的下场,只有死!我将为部落流尽最后一滴血!来吧,布莱克汉,在这里杀了我!让我死的像个真正的兽人战士!”

        “唉...”

        格洛库什后退了一步,露米娜斯,罗格里奥和两位血法师握紧武器,他们上前一步,在双方激战开始之前,萨鲁法尔看着转身离开的格洛库什,他高声喊到:

        “告诉我!布莱克汉,值得吗?你背弃了一切,在死后成为了一个骗子,一个懦夫,一个疯子!值得吗?”

        “我为部落而战!你...你又为谁而战?”

        “值得!”

        “看看你周围,瓦洛克,那些让德拉诺变成现在这样的罪魁祸首,那隐藏在命运之外的无耻黑手,那些将我们当成棋子和牺牲品的存在,那些肆意摆弄两个世界只为了满足肮脏乐趣的敌人...我总有一天会找到他们!这就是我死亡之后依然握紧了武器的意义!”

        这喊声让格洛库什的脚步停了停,他转过身,灰色的眼睛看着萨鲁法尔,他一字一顿的回答说:

        “我因何而死?我就为何而战!”

        “瓦洛克.萨鲁法尔,部落的英雄...一路走好!”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章节( 27.合作愉快!【28/100】)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艾泽拉斯死亡轨迹让更多书迷知道。